胡青今日的心情很好,身为太尉的次子,一直以来被胡青溺爱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偏生有一样他一直求而不得。
  那,就是风月楼的流苏姑娘。
  按说像风月楼这样的地方,女子身如浮萍,都是随风飘零。即便是身不由己也不得不做椅人卖笑的生意。
  能有一位恩客长年光顾也算大幸,要是被人看中,帮忙赎身纳回府里,那就是天大的福气。
  更何况像胡青这样家世背景雄厚,有权有势的世家子弟。
  要是他看上谁,要纳了谁,那人一定欢喜无比,无限风光。
  偏偏流苏姑娘是个例外。
  流苏姑娘是净月楼的老板自小养大的,又请了教习先生悉心教导。
  所以流苏姑娘自小就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连诗书词汇都有涉及,比起世家小姐的才情也不遑多让。
  流苏姑娘长得是极美的,虽然不及京中出了名的才女洛灵雅还有侯府的被称为天下第一美女的宇文灼月,但是她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且流苏姑娘性格大气,气质也好,尤其她那清脆的嗓音,只一开口人便醉了。
  所以胡青第一次在街上偶遇她后,就心生了爱慕,从此成了风月楼的常客。
  本来,他喜欢流苏姑娘,只要娶回府里就好,虽然不能做正妻,但是做个爱妾也是够的。
  加上太尉府的地位,他的爱妾不比一般人家的正妻地位低。
  奈何流苏姑娘不是风月楼里接客的姑娘,风月楼的老板长年不在,她就成了主事的人,打理着风月楼。
  她的老板还把她的终身交给了她自己做主,想要嫁给谁全凭自己选。
  为了得到流苏姑娘的芳心,胡青也算是百般殷勤,各色珍宝首饰,绫罗绸缎不间断的送。
  可流苏姑娘待他总是忽冷忽热,忽近忽远,让他拿不准,流苏姑娘到底是喜欢他还是不喜欢他。
  但就是因为流苏姑娘这般让人不可捉摸,他才欲罢不能,只为有一日能抱得美人归。
  他邀请流苏姑娘出来游玩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每都被婉拒,让他十分气馁。
  这一次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流苏就同意了,胡青为此欣喜异常。
  他当即就决定了叫上好友,陪着流苏姑娘一同踏青。
  一路上更是殷勤备至,关怀有加,一直都在围着流苏转。
  他的那帮狗腿子自然也就跟着他围着流苏转,一时间流苏姑娘众星捧月,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刘清源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身后,冷冷的看着笑成了一朵花的胡青,心下冷笑。
  被一个妓子迷成这样,也多亏了有他父亲在,不然他这纨绔子弟的样子,谁又愿意多看一眼。
  “你今日出来,你父亲可曾说什么?刘大人总让你多读书,你和我们来踏青,他准了吗?”
  耳畔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刘清源抬头看去,原来是走在前面的柏晏南。
  他手中拿着一柄折扇,一袭薄绿色长衫,头发随意的用一根墨绿的发簪松松垮垮的别着。
  加上他一直不变的笑容,在这炎炎夏日,有说不尽的俊逸风流,这一路已经不知有多少女子为他倾倒。
  刘清源拘谨的两手握在一起,有些不自然的看他,低声回道:“我今日的功课做完了,父亲不在家,我禀明了母亲才来的。”
  不过是十四岁的年纪,刘清源给人的印象又一向腼腆内向。
  现在不过是与他说句话,他都能紧张得涨红了脸,手都不知该放在何处了。
  这个一个孩子,不知道他为何会敢和胡青他们走在一起。
  柏晏楠环抱着双手,用扇柄抵在下巴处,他笑着看了刘清源片刻,才拍拍他的肩,道:
  “既然出来了,就好好玩,这样难得的机会不多。春日好风光,可不能辜负了。”
  刘清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面,有些害羞的点点头。
  “好”他道。
  柏晏南见状,爽朗的大笑了一声,正巧这时一名其他世家的公子叫他,他含着笑着又一次深深看了刘清源一眼,这才转身朝着那人而去。
  直到他走远了,刘清源才松了口气。
  这个男人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但是他每次看着自己,刘清源总觉得不自在。
  虽然在许年欺辱他的那次事件中他已经见过柏晏南一次,可是现在近距离接触,他总会不安。
  特别是胡青很是信任他,所以刘清源在他面前总是格外小心,就怕他的一句话就让胡青把自己赶走了。
  “走了这么久,大家应该也都累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
  一直被围在中间的流苏这时停了下来,看着一行人笑着开口。
  “流苏姑娘累了,那就休息吧,正好这里四处都是开放的梨花,我们也可以再次欣赏一番。”
  流苏开口了,胡青自然是第一个举双手赞同的。
  作为这次的发起人,胡青的话大家更是不会反对,当下,众人就一致决定再次休息观赏,不再前进了。
  “流苏姑娘,渴了吧,来喝点水,再吃点点心垫垫肚子。”
  一处梨花树下,流苏坐在草地上,用手帕擦拭着额头渗出薄薄汗珠。
  胡青亲自拿了水袋,又从随侍的下人出拿来早就备好的糕点,殷勤讨好的送到流苏面前。
  “多谢胡公子!”
  因为走了不少路,流苏也感觉累了许多,气息也是起伏不定,就连说话都还是带着微喘。
  她接过胡青递来的水袋,优雅的喝了起来。
  天气炎热,加上步行许久,她现在脸色娇红,高温下汗水都散发着女儿家香粉的味道。
  胡青这么看着她,只觉得别有一番风情。
  等她喝完了水,胡青又紧接着递过糕点,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此行一行人也就流苏由此待遇。
  “胡公子果真是怜香惜玉的人,为流苏姑娘考虑得如此妥帖周到,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啊。”
  “是啊是啊,那个女子要是能嫁给胡公子这样的人,才真是不枉此生了。”
  一旁依附着胡青的人也适时的开口,直说得胡青眉开眼笑。
  流苏只是客气又得体的笑了笑,随即站起身。
  “方才汗水流得有些多了又走了许久,我的发髻有些乱了,容我去溪边梳洗整理一下,流苏告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