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车辇驻留在将军府外,不待稍许片刻,将军府的大门忽然打开,从两侧分排跑出十几个仆人,站于两侧。
  蒙恬疾步走来,至车辇旁,连忙行礼道:“末将蒙恬,恭迎长公主。”
  不多时,嬴紫苏从辇中缓步而出,她的面庞之上带着薄雾轻纱,隐约之间,可观她几许容颜。
  大秦第一美人!
  岂非浪得虚名,闻言,凡见之真容者,视诸女子皆为草芥凡物,难堪入目,不真假否?
  或言过其实,确可言表美艳不可方物也。
  “不知长公主驾到,末将有失远迎,妄殿下怪罪。”
  嬴紫苏信手轻摆,公主之气溢于言表,她颔首轻语:“闻言蒙府气派威严,今此观之,却少有虎威之气。”
  大多臣子官邸,皆有石雕震于府前,以此彰显气派之风,然则,偌大的蒙府,却显萧索寂寥,不禁让人唏嘘叹息。
  蒙恬惭愧道:“让公主见笑了,前段时日,拙弟变卖府上物品,如今的将军府,已是一具空壳。”
  “此事,本宫亦有所耳闻,而今朝野内外,无不对蒙毅嗤之以鼻,将军受累了。”
  “是末将对他宠惯了,好在,小毅不负众望,拔得朝会头筹,也算争得一些颜面来。”蒙毅尴尬地笑说。
  言语至此,嬴紫苏眉梢一簇,若非提及,她定不会相信,堂堂败家子竟有此才学,以口舌之辩,使王绾哑口无言,实在令人费解,让人捉摸。
  而他所言“郡县”一制,更可谓颠覆古道,深得父皇赞许,如此看来,更令人百惑不解。
  在她看来,蒙毅就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
  是故如此,长公主心中好奇,便摆驾将军府,想要见识一下这蒙家二公子。
  于蒙恬盛邀之下,至书房长叙,却见公主旁有着仆人迟迟不退。此中情形,主人会客,仆人退至门外,静候差遣。
  嬴紫苏抿嘴一笑,见蒙恬心有疑惑,道:“蒙将军,你且看此人是谁?”
  “嗯?”
  方才便自顾与长公主攀谈,目光未曾落于仆人身上,待定睛一瞧,竟是……
  “你是?”
  突然,蒙恬单膝跪地,双臂举过头顶,合在一起,做出行君臣的礼节,道:“蒙恬,见过扶苏公子。”
  “起来说话。”
  此仆人也,乃始皇长子,嬴扶苏。
  待起身后,蒙恬问道:“公子何来这身装扮?”
  扶苏公干回归,至咸阳不过月半有余,不出意外,必受始皇重用,然而,朝中小人如蚊蝇嗡叫不休,恐闲言碎语,怕引来祸患。
  而如今,帝国改制将近,扶苏深受始皇帝宠爱,不免有小人从中挑拨,于陷而害之。
  扶苏于蒙家素来交好,若有好事之人,言语扶苏欲联合蒙家有不臣之心,恐百口莫辩。
  故此,借长公主之名,以探望为由,欲与蒙恬商讨大事。
  蒙恬亦非傻子,怎不明扶苏之意,当下会意了然。
  而嬴紫苏识趣退却书房中,留给他们时间。
  从书房中退却,便觉闲来无事,又初来蒙府,正好闲转一番。
  待闲逛之余,嬴紫苏哀叹一声,却见将军府内空空如也,失却了往日的巍凛气派,不由唏嘘。
  而此一切之罪魁祸首者,乃蒙毅也。
  想至此,嬴紫苏适才意识到,方才接驾之人唯有蒙恬,蒙毅却未位列其中。
  思绪由来,她心中好奇,倒想看一看此子平日里都在做什么?是否真如外界传闻那般?
  待询问才知,蒙毅正在府上的一间小屋子里面,问他作甚,却无一人知晓。
  见其他人不知,嬴紫苏只能悻悻作罢,她亲自前去看个究竟。
  在仆人的引路下,她来到了蒙毅秘密基地,正巧他从小黑屋里面出来,为了防止他人偷看,顺手将屋子锁上。
  蒙毅从屋里面出来,郝建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谄媚道:“累了吧,公子,小的给您揉揉肩。”
  说着话,郝建小碎步跑到蒙毅后面,给揉肩起来,模样着实的好贱。
  正此时,见迎面走来一位遮住面纱的女子,他便已知晓此女是谁,毕竟,长公主的美名,咸阳城人尽皆知。
  听闻长公主面容惊世骇俗,不知真假,倒是小时候见过一面,女大十八变,鬼知道她是不是长残了,故意在外面散播谣言。
  “行了,行了,本公子不累了,赶紧滚吧。”
  来了一位美女,郝建这不开眼的家伙,杵在这儿想当电灯泡?
  郝建还以为自己被嫌弃了,拼命的讨好:“公子,您别心疼小的,小的不累。”
  蒙毅这个暴脾气,老子要泡妞,你这儿跟着瞎掺和什么,这不是欠骂是什么?
  “狗东西,赶紧滚蛋,小心本公子把你阉了送到去当太监。”蒙毅一脚踢在郝建的身上。
  他咕噜地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连滚带爬的起来,见公子生气,当即捂着裆部,夹着尾巴逃跑了。
  嬴紫苏见蒙毅这般暴戾,心中不由地升起几分厌恶,饶是你为主子,却也不能对仆人又骂又打。
  “果然是本性难移。”
  嬴紫苏心中暗忖,很显然,蒙毅给她留下的第一印象并不美好,甚是有些糟糕。
  本来还打算看一看这位败家子,可方才见他如此态度,顿时让嬴紫苏失去了兴趣。
  欲转身离开,蒙毅忙走了过来,一副很贱很坏地笑:“长公主既是来了,又何必急着离开呢?”
  嬴紫苏稍是驻留,眉目一挑,侧身而视,微微道:“你我素未谋面,怎知我便是长公主?”
  “嘿嘿,长公主倾城天下,乃我大秦第一美人,小的纵然眼拙,也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言辞之间,蒙毅说话有着几分轻浮,不似是将军府的二公子,倒像是市井上的混混流氓。
  很显然,这讨好的话语不能让嬴紫苏对他的印象得以改观,薄纱之下,嬴紫苏轻哼道:“你我不相识,且又未知我真正尊荣,而今又说我倾城天下,不觉可笑吗?”
  一个连模样都没有见过,首次见面就说人家是大美人,这明显的拍马屁也显得尤为刻意。
  “过去不认识,可现在不是认识了嘛。”蒙毅舔着脸笑着说道,“初次见面,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不知何时,两手空空的蒙毅,双手一转,信手拈来一朵白色的蔷薇花。
  对于古人而言,就如同仙法一般,但对于现代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小小的魔术。
  在大学的时候,蒙毅可是校魔术协会的主席,变得一手好魔术,也因如此,每次追女生,只要魔术一出手,保证追到手。
  这种浪漫的手段,女生是毫无抵抗力的,嬴紫苏也不例外,却见她神情诧异,抿嘴惊呼:“你是如何做到的?难不成你会仙术?”
  在普通人看来,魔术就如同仙术一样神奇,明知是假,还是会忍不住疑惑。
  蒙毅笑而不语,随后,他手突然往前一勾,待回手之时,又是一朵蔷薇花,看的嬴紫苏一愣一愣的。
  刚才还对他颇为不满,现如今,这种情绪已然烟消云散。
  随后,蒙毅又是变了好几样小魔术,都是入门级别的,对于古代的女生而言,这无疑就是致命的软肋。
  登时间,嬴紫苏油然升起了崇拜的目光,她目视着蒙毅,眼神之中已不再是厌恶。
  好在蒙毅身上的小物件多,之前,本打算到街上泡妹子用的,结果,还等自己出手,就有着帝国第一美女主动送上门来。
  之前,蒙恬还想着给自己娶媳妇,眼前这位大美女不是正好吗?
  要是把长公主泡到手,那自己也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啦。以后,谁要是再敢说自己是败家子,他第一个拔了那人的舌头。
  一口气变了七八个小魔术,蒙毅也是大胆起来,问道:“公主,小的也给您变了好几个戏法,您要不要揭面让小的瞅瞅?”
  听闻此言,嬴紫苏立马变得警惕起来,气势大变,怒问道:“你想干什么!”
  没想到她会如此的介意,外人都在传是因为她长的太漂亮才将容貌遮挡起来,若真是如此的话,应该不会是这个反应。
  他当即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嬴紫苏是个有故事的人。
  “只是纯粹的好奇,想一睹长公主的芳容而已。”蒙毅回道。
  “如果我拒绝……”
  然而,不待嬴紫苏说完,蒙毅抻手上前,突然将她的面纱摘了下来,尽管有些失礼,但就是做了。
  将她的面纱摘下来的那一刻,一位惊艳美人浮现眼前,其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樱桃小口,颊边微现梨涡,直是秀美无伦。
  嬴紫苏,无愧大秦第一美人。
  然而......
  蒙毅却非在乎她的容颜,此女竟跟自己前世的女朋友长的一模一样。
  面纱摘落,嬴紫苏顿敢惊茫,她似羞耻见人,慌中捂脸,责斥:“不准看!”
  并非长公主耻于羞涩,而是.......
  “你……身上为什么有这么多伤?到底怎么回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