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臭小子,竟然敢惦记长公主,看我不打死你。”
  一旁的蒙恬,闻言蒙毅要娶长公主,登时暴跳如雷,抬手便是朝着蒙毅的脑门打了过去。
  然而,蒙毅动作灵巧,轻松的躲避了开来。
  “你还敢躲?打死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蒙恬气愤道。
  长公主嬴紫苏乃大秦第一美人,咸阳多少青年俊才等着公主出阁待嫁,而蒙毅则是咸阳第一败家子,多少闺女听闻他的名字,宁愿孤独终老,亦不愿落入魔鬼之手。
  见蒙恬生气,蒙毅便是绕着扶苏打转,蒙恬则追个不停。
  “不娶就不娶,打我作甚?”
  “今儿要是不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自量力,我跟着你姓。”蒙恬生气地说。
  “-----”
  最后,还是扶苏从中周旋二人才是停了下来,扶苏看了一眼嬴紫苏,却见她面无表情,像是一朵傲寒雪莲,不染世俗的尘埃。
  她的面无表情,反倒是令扶苏有些意外,若依照她的性子,不喜欢此人的话,定是会露出凝重的神色。
  结果,蒙毅当着她的面说要娶她,她并没有生气,反而不漏声色,这本就说明嬴紫苏对于蒙毅并不讨厌。
  之前,嬴紫苏对于蒙毅偏见颇深,亦不知刚才她和蒙毅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蒙毅那小子有什么魔力能让紫苏这犟脾气对他发生如此大的态度转变。
  “蒙毅,你的这件事,本宫亦不能擅作主张,若紫苏答应下嫁于你,本宫倒是愿意做这个媒人。”扶苏说道,“如今紫苏就在这里,何不你直接问她?”
  蒙毅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嬴紫苏,又看了一眼蒙恬和扶苏,委屈地说:“我也知道自己是什么德行,公子若是想拒绝小子的愿望,何必拐弯抹角?”
  蒙毅恶名昭著,更是有着咸阳第一败家子的称号,要自己问嬴紫苏,跟拒绝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
  扶苏负手挺直腰板,大笑道:“并非本宫想要拒绝你,而是紫苏性烈,若非她心之所愿,否则任何事情都不能逼她就范。”
  “切!那我还不自讨没趣了,反正长公主又看不上我。”蒙毅摆了摆手,说道。
  就当蒙毅刚说完话后,一直未曾言语的嬴紫苏突然说道:“你又不曾问及本宫,又如何知晓本宫看不上你?”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错愕。
  甚是连蒙毅都有些猝不及防,嬴紫苏素来以高冷著称,不食人间烟火的她,纵然站在一起,也会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
  却如今,说出这番话,不由得让人感到惊讶。
  “紫苏,你……”
  扶苏欲言,却被嬴紫苏打断,她说道:“若你能够赢得本次‘三国会武’,本宫心甘情愿嫁给你。”
  本来心绪还有点失望的蒙毅,听到嬴紫苏这句话后,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蒙毅眼睛瞪大,激动地说:“真……真的吗?”
  “皇兄和蒙将军在此,可为你我作证,若本宫违背此约,天打五雷轰。”嬴紫苏坚定地说道。
  “一言为定。”
  蒙毅伸出小拇指,做出拉勾的手势。
  嬴紫苏不甚其解,但还是模仿蒙毅,而后二人拉勾做出了约定。
  ……
  “公子,说吧,想要小子如何做,您且吩咐,小子定不辱使命。”蒙毅说道。
  见蒙毅整个人都被点燃起来,扶苏摇头苦笑,道:“此次‘三国会武’需要挑选精锐的帝国选手,故而这个重任便是交由你来完成。”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你倒答应的爽快,这次的任务,可是不轻松。”
  “长公主既是许下约定,小子又岂能当缩头乌龟?”
  而扶苏见蒙毅面带几分笑意,便是问道:“看你面带悦色,可是有了合适人选?”
  蒙毅点头道:“小子心中的确已经有了合适人选,只要有他参加,此胜利便是握在手中。”
  “哦?是何许人也?!”
  “秘密。”
  蒙毅故意卖弄关子,他所说的合适人选,便是传说中的西楚霸王——项羽。
  项羽天生神力,且是武功天才,若是加以培养,待比赛之时,必然可称为帝国的秘密武器。
  “既然你不肯说,本宫也不便过问。不过有一点你必须记住,这次‘三国会武’,必须赢。”扶苏非常严肃地说。
  “饶是公子不说,小子也一定帮助帝国赢得比赛。毕竟,小子还要荣归咸阳娶媳妇呢,嘿嘿。”
  说话的同时,蒙毅目视着嬴紫苏,很是不正经地说。
  ------
  ------
  数日后。
  咸阳城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便是在市面上出现了一种精致的细盐,此盐细如白雪,精纯无比,且口感极佳,顿时成为了了富人们抢购的商品。
  蒙府。
  “公子,东市盐行的细盐已经售空,想要再进货三十包。”
  “西市的盐行已经售空,再进货五十包。”
  “南市的盐行,已售空。”
  “北市也已经售空。”
  “外城的盐商也来了,想要购入五百包。”
  ……
  一时间,各大盐行对细盐进行疯狂的抢购,顿时间,蒙毅的研制的细盐,成为了咸阳城内最挣钱的香饽饽。
  由于细盐的横空出世,甚至都吸引了外地的盐商,慕名来此购盐。不少朝中大臣们,想要通过关系买盐,结果被蒙毅言辞拒绝,谁让他们当初羞辱自己的,如今知道错了,已经晚了。
  近日,蒙府上下忙的不可开交,蒙毅连夜赶制食盐,把他都累成了狗。而蒙恬得知此消息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昔日被变卖的家当,不但全部赎回来,而且还赚的盆满钵满。
  蒙恬看着一车车细盐被运送出去,整个人都惊呆了,他都开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短短半个月内,蒙家挣的钱是整个咸阳城近乎一半的收入。
  这天,蒙毅累的差点瘫软在地上,心里骂道:“奶奶的,要是照这种情况忙下去,非得累死我,不行,要想办法怎么坐着都能来钱。”
  就在蒙毅思忖怎么能不费劲的来钱的时候,宫里来人了。
  蒙毅知道,想来此事惊动了皇帝,而蒙毅也猜到了嬴政的目的,想至此,他脑袋中闪过一个新想法,若是可行,便可坐等家中收钱即可。
  事实正如蒙毅料想那般,咸阳城内出现皙白如雪的盐,引起了嬴政的注意。
  当他看到那皙白如雪的盐后,大为惊叹,世上竟有如此高纯度的盐,待得知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蒙毅之后,更是惊的嘴巴合拢不上。
  之前,听闻蒙毅买盐浪费的事情,如今看来,人家那里是浪费,根本就是二次加工,将盐进行了提纯。
  对此,始皇帝大为赞赏,若帝国的军队都能吃上细盐的话,必然能够会军队的战力大大提升。
  不要小看了这食盐,古代的食盐杂质毒物多,长期食用,对于身体的负担极大,而食用细盐的话,完全无需担心这一点,对于改善体质可谓是大有裨益。
  于是乎,便命人将蒙毅传召朝上来。
  入朝之后,蒙毅行礼作罢,起身问道:“不知陛下召小子所谓何事?”
  见蒙毅来到朝上,风尘仆仆,浑身透着一股子春风得意的模样,始皇帝笑着问道:“朕听闻城中出现了细如白雪的盐,据说此盐便是出自你的手,此传言真假与否?”
  “回陛下,确实出自小子之手。”
  “先是舌辩朝堂,提郡县之制;而今,更是独创制盐妙法,朕当真是小瞧于你。”始皇帝说道。
  “陛下谬赞。”
  “蒙毅,你是个聪明人,朕也不与你绕弯子,你所制作的细盐,对于帝国军队大有益处,故朕想要……”
  “陛下可是想要制盐之法?”
  “正是。”
  当初,扶苏也想要知晓此法,但被蒙毅拒绝了。
  “回陛下,此制盐之法,乃仙师恩授,不可轻易传手于人,若非要小子相告知,唯有一途可行。”
  始皇帝听闻此法乃仙人传授,要是蒙毅传授于人的话,会遭到天谴,他也不好勉强,如今,有着可行途径,嬴政问道:“是何途径?”
  “仙师曾言,若广而布之,唯有收取‘专利费’方为可行。”
  专利费?
  对于这个名词,古人自然是陌生的很,见始皇帝一脸茫然,蒙毅笑着解释道:“所谓专利,任何人通过我所提供的方法中赚来的钱,必须向我缴纳一部分钱,而得来这份钱,便是专利费。”
  这便是蒙毅的办法,为了制盐差点把自己累死,倒不如把专利卖出去,从中收取提成来的更轻松。
  然而,这就需要一张专利保护符,古代,没有比圣旨更好的保护符。
  “不仅如此,陛下还得答应小子,下一道旨意,若是有人不缴纳专利费,可视为侵权,一旦发现,需以十倍的价格重罚。”蒙毅补充道。“若陛下能够答应这些,小子这就公布制盐之法。”
  “蒙毅啊,你还真是个精灵鬼,如此一来,你便是无需动手,亦可得来无尽的钱财。”
  蒙毅嘿笑:“各取所需,陛下觉得如何?”
  “朕答应你。”
  “谢陛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