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蒙毅,得到皇帝旨意,只需坐在家中,便是有着源源不断的钱财进入账上,对此,蒙毅想着都觉得激动不已。
  待朝会散去后,始皇帝嬴政并没有回到东偏殿书房,在廷尉李斯的伴陪之下,二人来到了王城西苑。
  行至途中,始皇帝负手而行,他缓步走在最前面,边走边说:“方于朝会之上,李卿觉得蒙毅此子如何?”
  始皇帝发问,李斯不敢隐瞒,当即道出了心中所想,道:“臣闻此子素有败家之名,而今观之,却非如此。”
  “大朝会上,蒙毅大放光彩,竟是将王丞相辩的哑口无言,本以为仅是口舌之快,可他所主张的郡县制,令我等耳目一新,解决了帝国忧患。却如今,他的提取细盐之法,更是亘古未闻,解决了军队缺盐之苦。此子之功,可谓是功在社稷啊。”始皇帝缓缓说道。
  李斯点头赞同,上述事情,不论是哪一件都可算得上赫赫功勋,然而,立下此等功劳之人,竟是一位少年郎?!
  且让始皇嬴政如何不惊?
  “这小子才华卓著,却为何要装出败家纨绔的形象呢?李卿,你如何看待此事?”始皇帝问道。
  思忖稍许,李斯道出了四个字:“大智若愚。”
  始皇帝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来,笑过之后,神情又再次凝重起来,说道:“说得好,蒙毅这小子的确是个难得人才,不过,他偏要伪装成愚人模样,莫不是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微臣不知。”
  李斯摇头说。
  “是不知?还是不敢说?”
  “臣惶恐。”
  “罢了,你不说,朕也不便多问。”他走在最前方,面朝于天,心中哼笑道:“蒙毅?!有点儿意思。”
  “对了,昨日扶苏前来奏请,此次‘三国会武’之事,他已然交由蒙毅接办?你意下如何?”始皇帝话锋一转,改问别的话题。
  “臣觉得,可以一试。”
  “缘由为何?”始皇帝又问。
  “通过之前的两件事,足以证明蒙毅可以担当大任。”李斯说道,“且扶苏公子回城不久,尚是不解其况,若有蒙毅此等大才之人从旁协助,此次‘三国会武’必然大胜。”
  “朕亦觉如此。多年来,帝国会武几无胜绩,无不助长了匈奴和百越的气焰,这一次,定让他们知道,朕的帝国岂是这般羸弱不堪?!”
  提及匈奴和百越,便是嬴政的心头病,这两个国家,一个于塞北草原虎视眈眈,另一个则蛰伏南岭茂林中伺机而动。
  大秦位于中央位置,他们无不想要夺取中原大地,吃掉这块肥肉。
  可就在这时,太监匆忙而来,气喘吁吁地说:“启禀陛下,接到线报,百越使臣将不日进入咸阳。”
  “什么?!”
  始皇帝大感意外,方才还说着百越,紧接着就传来了使臣进城的消息。
  “李卿,百越国派遣使臣来此,你怎么看?”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如今‘三国会武’召开在即,臣怀疑,他们此行的目的,很有可能是探知我方情况。”李斯说道。
  “何人带队?”始皇帝又问。
  太监回道:“据闻此次带队之人,乃百越一位皇子,名叫天泽。”
  嬴政面带着凝重,他点头示意后,对身旁的太监说:“使臣来华,纵然心怀不轨,亦不可怠慢行事,大秦乃礼仪之邦,断不能落人笑柄,传朕旨意,命扶苏、胡亥前往驿馆接洽。”
  ……
  ------
  ------
  出了皇城大门,蒙毅昂首阔步走在大街上,他心情美丽极了,在不久的将来,老子也是有钱人了。
  运用现代的知识,解决古代生活中所面临的困境,作为未来的人,生活于大秦朝,果然是大有可为啊。
  于是乎,蒙毅哼着小调,唱着歌,小日子别提有多开心啦。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
  蒙毅心情不错,唱了一路小曲,不时的吹个流氓口哨,嫣然一副社会地痞流氓的模样。
  走到一家酒馆,点了三两个小菜,独饮数杯酒后,略带几分醉意,好在这古代的酒,度数低,不足以喝的酩酊大醉。
  从酒馆出来,行至繁闹的大街之上,忽闻远处传来一声:“救命啊~~!”
  蒙毅顺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远远看着一群人,他们围成一个圈,兴致而来,便是往前一观。
  行至人群当中,却见一位妙龄女子,正是被几个异族装束的男子围住,其中为首的男子,更是言行轻浮,不时的伸出咸猪手来欲对女子下手。
  “你们……这群登徒子,大……大胆,竟敢调戏我家小姐,你们知道她是何人吗?”那女子的贴身丫鬟,站在她的面前,张开双臂,嘴上虽是斥责,却暴露了她害怕的内心。
  “本王看中的姑娘,那便是本王的,管你是谁家的小姐?劝你最好识趣的滚开,别逼本王动手。”
  “你……放肆,我家小姐乃是当朝……”
  不等那丫鬟说完,为首男子不耐烦的抬手便是一巴掌打了过去,啪的一声,直接将丫鬟打晕了过去。
  “萍儿!”
  见丫鬟被打晕,那女子欲上前搀扶,被男子抓住手臂,女子面带怒色,却是挣脱不得,紧咬贝齿,生气地说:“你无耻下流,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本王乃他国之臣,你们的王法又奈我何?”男子轻挑她的下巴,充满着挑逗的意味。
  妙龄女子又急又气,今日本是难得出门散心,不妙在闹市中被这无耻的登徒子盯上,二人更是蛮不讲理,上前便是想要轻薄自己,与那市井流氓一般无二。
  “你……混蛋!”
  妙龄女子用尽平生所能说出最脏的脏话,骂了一句,从小到大,生活在接受良好教育的她,从没有骂过人,更不知该如何骂人。
  男子露出了淫荡的笑容来:“骂人的时候都这么漂亮,本王喜欢。今晚,便拿你来开荤。”
  女子闻言,顿时吓的花容失色,周遭之人尽是看热闹的,却无一人上前帮忙,她心如死灰,害怕地说:“无耻流氓,你若再不放手,家父定不会放过你的。”
  “家父?本王看上的女子,别说是你的父亲,便是大秦的皇帝来此,本王也不会放在眼中来人,将这小妞带回去,今晚,本王要慢慢的享用,哈哈!”
  说罢,那男子便吩咐身后的仆人,欲将此女强行带走。
  可就在这时,蒙毅突然发出来了杠铃般的笑声,他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一把抓住那男子的手腕,冷笑道:“哈哈,好大的口气,竟敢大放厥词连皇帝都不放在眼中?”
  那男子被蒙毅抓住紧紧地抓手手腕,一股强劲的力道从他手中传来,痛的他面部表情都发生了变化。
  男子痛声道:“你……什么人?快……松开本王的……手?”
  别看蒙毅弱不禁风,可他却是隐藏不露的高手,世人皆知他是败家子,却无一人知晓他的本事到底如何?
  只因,连蒙毅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本领又多可怕。
  “我是什么人,还用不着你来多问,把你的另一只臭手从那姑娘身上拿开,不然的话,老子扭断你的胳膊。”
  说着话,蒙毅猛地用力,那男子痛的差点喊妈妈,终是忍不住剧痛,松开了那只手,见他松手,蒙毅也不再刁难。
  与此同时,蒙毅顺手伸出一只手臂,将那女子揽到自己的身后。
  这个动作,让那女子心中为之一暖。
  等那男子缓神之后,他怒瞪着蒙毅,说道:“臭小子,敢坏本王的好事,你知道本王是谁吗?”
  “是谁?”
  “你给我听好了,本王乃百越国越王之子,天泽!!”
  此人便是此次来华的使臣,等天泽报上名来,原以为蒙毅会吓的两腿发软,跪在地上求饶告命,可结果却是……
  “哼,本公子当是谁呢?原来是区区百越小国的皇子。”蒙毅不屑地说。
  “你说什么?”天泽一怔,自己竟是被这小子给无视了。
  这些年来,三国会武,从来都是秦国垫底,也因如此,百越夜郎自大,自视为人上人,从不把秦国放在眼中。故而,他才敢在咸阳城调戏民女,有恃无恐。
  “你一个小小蛮夷国的皇子,也敢在大秦国的地盘上调戏民女,而今更是大言不惭轻蔑我朝天子,就不怕我杀了你?”蒙毅不屑地说道。
  “本王乃百越皇子,调戏民女又怎样?你奈我何?别说是民女,就算嬴政的女儿,本王看中了就是我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识趣的就赶紧滚,胆敢扰了本王玩女人,后果自负。”
  “如果我不滚呢?”
  “那就要了你的狗命。”
  蒙毅冷哼一声:“不知死活的狗东西,今天老子倒也看看是谁要了谁的狗命?!”
  见蒙毅如此无礼,天泽大怒:“下贱的秦人,亦敢对本王如此无礼,是你找死,可怨不得我,去死吧!”
  突然,天泽拔出一柄弯刀,便是朝着蒙毅砍了过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