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陛下,小子何罪之有?!”
  面对嬴政的厉声质问,其他人怕是已经吓的两腿发软,反观蒙毅,虽是跪在朝下,却是笔挺腰杆,言辞不卑不亢,其神色从容,与那败家子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哼,你当众怒杀百越皇子,众人皆是亲眼所见,你还敢说自己无罪?”始皇帝反问道。
  见蒙毅不惧,反而义正言辞地说:“杀害天泽一事,小子并不否认,但陛下若就此论罪处之,恕小子不服。”
  “你当众杀人,依照秦律,应当严惩,何来不服?”
  “杀人固然不对,可陛下却不问及杀人缘由?且让小子如何信服?试问陛下,杀人者,难道就是有罪人之人吗?”
  “不是吗?”
  “是吗?!”蒙毅反问道,“若此人乃罪恶滔天不赦之辈,却遭人所杀,不知杀人之人,当是有罪与否?”
  “即便如此,这也不是杀人的理由。罪恶之人,应当交由官府处之,何须你来执行这杀伐的权利?”
  闻言后,蒙毅笑了:“若官府敢插手,又怎会惹出后续事端?这群狗蝇之辈,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尚可,想要他们为民请愿,主持正义的话,简直痴人说梦。”
  无论古今,“欺弱怕硬”绝非宵小之辈的权利,官府亦是如此,官场之人,又怎会去得罪上位者呢?除非他不想要头上的乌纱。
  天泽是百越使臣,又贵为百越皇子,那些为官之人,恨不能巴结他,又怎会去插手他的事情呢?
  “你想说什么?”
  蒙毅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再此问道:“小子再问陛下,您可知昨日被天泽调戏的女子是谁?”
  “是什么人?”始皇帝问道,他仅是听说天泽调戏民女,至于那女子的身份他是不得而知。
  “此女名叫:李心月,乃当朝廷尉李斯李大人爱女。”
  “竟是李斯之女?”
  不少人都只知道天泽调戏女子,却不知那女子的真正身份。想不到天泽胆大包天,连李斯的女子都敢调戏。
  “陛下,李大人身居要职,乃帝国肱股之臣,而今他的爱女被天泽调戏,却无一人敢站出来主持正义。李大人爱女尚且如此,又何谈那些寻常人家的女儿呢?”
  是啊,连李斯的女儿都不放在眼里,更别说那些贫民百姓了。
  一时间,嬴政竟不知该如何回答的好。
  “小子身为大秦子民,亦是将门之后,若任由天泽玷污女子的清白而置之不理,如何称得上大秦子民呢?”
  “小子也知道,天泽是他国之臣,而今被杀,必然会引起两国邦交破裂,饶是命运再重新来过,小子还是会杀他,不为其他,只为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始皇帝问道。
  “犯我大秦者,虽远必诛!!”
  此话一出,朝野震荡。蒙毅的声音,于恢弘的大殿之内,回声缭绕,久未平息。而听完他的话后,嬴政神情惊诧的怔在原地。
  “天泽欺我秦国人,灭我秦国威风,小子三尺薄命,死不足惜,纵然冒杀头之风险,亦要保住我大秦帝国的颜面不被外族人看不起。”
  不得不说,蒙毅的这番言论,可谓是慷慨激昂,振聋发聩,让嬴政更是另眼相看。
  始皇帝统一六国,成就绝世之功,心中若无霸气,也不会成就他的不灭功勋,而今蒙毅的话,更是彻底的点燃了他的欲望。
  而天泽身为外来使臣,非但不懂得收敛,公然调戏民女,污蔑大秦,这些已然是杀头大罪。
  待始皇帝得知之后,也是为蒙毅的拍手叫好,身为大秦男儿,就应当有着一份血性,如狼一般,只有这样,大秦帝国才能无往而不利。
  “蒙毅,不管怎么样?你的确是杀了人,若朕不加以惩处,那么世人皆以‘正义’之名,干尽为恶之事,所以,必须要罚。”
  蒙毅固然没错,而且嬴政也欣赏他的风格。但是,要是蒙毅相安无事,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所有人都说自己是正义的,那么,天下将会大乱,律法亦将形同虚弱,荡然无存。
  这个口子是断然不会被撕开的。
  “来人,将蒙毅押入大牢,秋后处斩!”
  秦律严苛,诸如死刑之类的,更是多如牛毛,而蒙毅这次所犯下的错误,尽管是出于好心,但毕竟杀了人,还是百越的皇子。
  ……
  数日后,蒙毅被押入死牢,宣判死刑的消息,如同暴风暴雨一般,席卷着整个城池,引来了无数人的讨论。
  前不久,蒙毅刚刚立下汗马功劳,官拜下卿,而今才短短数天,瞬间变成了死囚犯,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这种事,当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愁的人自是蒙恬,而喜者,尤其是以王离和李由为首的人,听说蒙毅被判死刑,笑得前仰后合。
  “李兄,为庆祝蒙毅被打入死牢,今日兄弟我请客,去摘月楼痛饮一番,可好?”王离大笑道。
  “甚好,甚好,我早就看那小子不爽了,如今他终于是自作自受,活该被判死刑,哈哈!!”李由说道。
  自从大朝会上,被蒙毅当众羞辱之后,蒙毅和李由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正愁着找不到地方报复他呢,结果,蒙毅那愣货杀了天泽,真可谓是天要亡他。
  “话说,蒙毅那杂碎好像是为了救你妹妹才杀的天泽?”王离随口说了一句。
  李由撇嘴说道:“与我何干?李心月是李心月,我是我,我们俩没有任何关系。”
  李由和李心月乃是同父异母,而且李由从小就不喜欢李心月,至于蒙毅是不是因为救李心月而杀人,他也懒得管,更不愿管。
  “说的也是。”王离说了一句,“不过,你妹妹长的倒是挺不错,兄弟我最近也一直未近女色,李兄,你觉得是不是可以……?”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保证让李心月那婊子对你是言听计从。”
  “够义气,走,喝酒去,哈哈!!”
  ……
  蒙毅被押入死牢之后,李斯多次上书请奏,可每次的结果都被嬴政被驳斥回来,始皇帝绝不会因为蒙毅而将秦律视若无物。
  更不能因私废公。
  这一晃,便是小半个月过去了,而天泽被杀的消息,也是传到了百越。
  百越得知天泽被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朝野大喜,究其缘由,天泽只不过是百越国王从路边捡的乞丐而已。
  此次来华,则是百越故意为之,便是为了挑起事端,故意发难大秦。
  而今看来,一切都在按照计划如期进行,天泽被杀,百越可借机刁难。当然,还不至于到发兵的地步。
  毕竟,百越国对于大秦还是有所忌惮的。
  战事不能挑起来,但可以名正言顺的刁难秦国,也可趁此机会,试探秦朝的虚实情况。
  因此,待得知天泽被杀之后,百越很快便是派来了第二批使臣,其目的就是为了羞辱秦国。
  当百越使臣再此来到秦国之后,便是于朝堂之上,先是当众质问众人,让众人哑口无言,而后便是露出了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
  于朝堂之上。
  只听百越使臣说道:“我王闻听天泽皇子不幸罹难,身心俱痛,本欲发兵大秦,但念两国乃为亲邻之好,不可随意毁之。但杀子之仇,不可不报。”
  “故我王说了,若是秦国能够完成一个小游戏的话,便可既往不咎;若是你们完成不了的话,就必须割让长江以南所有领土。”
  此话一出,朝野哗然,而嬴政更是脸色突寒,闻声大怒,但还是强忍着怒火。一旦和百越开战,北方匈奴虎视眈眈,必然会趁机发难,恐难以招架。
  始皇帝深谙其中形势,无奈只好答应:“好,朕答应你们,说吧,到底是什么游戏?!”
  “游戏共分为三轮,若是你们输掉任何一轮,都算你们输。而这第一轮便是——举鼎。”
  只见百越使臣拍了拍手,这时,从朝外有着三十多百越奴仆吃力的抬着一座重达数千斤的青铜鼎。
  他们轻缓的放在地上,青铜鼎落地的一瞬间,整个大殿都在颤动。
  这个鼎的重量之重,纵然是项羽在此,也是举不起来的。
  这时候,百越使臣说道:“想必秦王已经猜到了游戏规则,是的,秦国之人,若是有人能够举起这重达四千八百斤的青铜鼎,便是你们赢。”
  四千八百斤?!
  如此重的青铜鼎,别说一个人,就算十个人都吃力,这怎么可能完成?不要开玩笑啦。
  朝野上下死寂一片,无一人能够做到。
  百越使臣故意嘲讽道:“秦王,想不到你们泱泱大国竟是找不出一人能够举起此鼎,实在令人失望啊!”
  被人当众嘲讽,使得嬴政是又气又恼,但就是不能把对方怎么样,谁让自己做不到呢。
  可就在这时,有一人站了出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廷尉李斯,他说道:“陛下,臣有人可以举起此鼎。”
  “是谁?速速说来。”
  “蒙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