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将领命!”
  待始皇授命之后,三人领着一支千人军队,从皇城出发,分别从南、中、东三路进发,共奔蒙府。
  “可恶!”
  大殿之上,始皇帝暴跳如雷,他怒拍案牍,气的在殿内左右踱步,吓得其他臣子们皆是不敢多言,这么多年,少见皇帝这般愤怒。
  而惹怒始皇帝的竟然是一位弱冠小子。
  或有人不知皇帝怒意为何?但熟知嬴政之人,诸如李斯、冯去疾、赵高之辈,他们深谙明了,同时派出为帝国征战沙场,开疆扩土的三位大将军,此时绝不简单。
  始皇帝可以原谅蒙毅的胡作为非,或是不知天高的任性,毕竟年少轻狂,此乃年轻人的资本。他也年轻过,被当做质子年少的时光,嬴政也是有着野心,终究一日,登上帝国的皇位,扫六国,平九州。
  如今,他做到了。始皇帝也不会扼制年轻人的狂傲,反而很欣赏他们,但唯有一点不可触碰之。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而始皇嬴政的逆鳞,则是《秦律》。
  他崇尚法学,一手缔造的大秦帝国,便是有着严苛的律法,才能够在短短十年之内,横扫六国,成就千古霸业,结束了春秋战国两百年的战火纷争。
  如今,蒙毅劫刑场,于危难之际救下长公主,身为人父,他感激蒙毅,但作为大秦的皇帝,是断然不能够容忍这个结果的。
  ……
  ------
  ------
  蒙府。
  蒙毅站在府邸门前,他背着手,面朝于天,身后郝建、项羽等人皆是站在他的身后。
  少爷劫了刑场,乃不赦之大罪,连三岁孩童都知道,少爷在劫难逃,而今府邸大门敞开,并无逃跑迹象,这是典型的束手就擒。
  “少爷,您还是快跑吧,待会要是官兵来了,您就跑不了。”郝建说道,别他看平日贱了些,遇上这种事情,也还算是仗义。
  “跑去哪儿?本公子能跑,可长公主跑得了吗?不跑,就在这儿等着他们来抓我。”蒙毅说道。
  “您这是何苦呢?长公主得了天花,饶是不被处以火刑,亦是在劫难逃,而今还要搭上少爷的性命,您要死了,小的可怎么呀?”郝建哭丧着脸,说道。
  听到郝建这番话,蒙毅心中也是一暖,尽管自己经常对他又打又骂,可这厮的脸皮厚如城墙,就是死乞白赖的,如同狗皮膏药一样粘在自己身上,甩都甩不掉。
  “呸!本公子足智多谋,怎会轻易的死掉?要是再看说一个‘死’字,我让小羽拔了你的舌头。”蒙毅哼说道。
  郝建看了一样项羽,吓的忙捂着嘴巴,闷声道:“少爷英明神武,一定会长命百岁。”
  “这还差不多。”
  蒙毅道了一句,而后对项羽说道:“小羽,待会若是官兵来此,我命你不准出手阻拦,知道吗?”
  “不行,我不会看着少爷被抓的,他们要想抓少爷,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项羽摇头说道,这是他第一次违抗蒙毅的命令。
  “小羽!难道我的话你也不听吗?”
  “不敢,只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少爷被抓走。”
  蒙毅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只是传讯问话而已,又不是奔赴刑场,一去不回。”
  “可刚才建哥说您很有可能会……”
  蒙毅撇了郝建一眼,而后又说道:“我若死了,怎能不拉着郝建陪葬,放心吧,死不了的。”
  一旁的郝建听到“陪葬”两个字,吓的浑身一哆嗦,他可还没有做好陪葬的准备。
  项羽思忖片刻,说的也是,以少爷的秉性,的确很有可能带着郝建一起死。
  而后又对项羽嘱咐了些什么,才对项月和青儿二女说道:“青儿、月儿,待本公子走后,记住不能让府上任何一个人靠近公主的房间,知道吗?”
  长公主患上天花,稍有不慎,便会传染蒙府上下,这些话,她们也是懂的。
  二女颔首点头答应。
  说罢,蒙毅拿出一张药方来,道:“从今日起,蒙府上下,每日皆需用藜藿、虎头、鬼臼、天雄、皂荚、雄黄等药碾成粉末,制成蜜丸大小,燃于床榻旁。”
  “还有,命厨房每日煎熬米醋,让醋味飘荡在府邸上下,某种程度上,可预防天花扩散。”
  方才蒙毅所言,皆是预防之法,而其中预防天花的方法,则是在《串雅外编》中有所记载,可行与否,尚未可知,但眼下也只能如此。
  待吩咐一切后,便是隐约听到了马蹄的声音。
  项羽刚要往前冲,被蒙毅猛地拉住,厉声道:“小羽,方才我跟你怎么说的?万事要沉住气,若你将来还这般冲动,必然会吃大亏的。”
  正说着话,三路大军已然迫近蒙府,本以为会冲入府上拿人,却见蒙毅站在门前,不由让人觉得奇怪,难道有陷阱?
  通常这种时候,多半人都会跑路的,毕竟劫刑场可是大罪,留下来只会是死路一条。
  见章邯、李信等人皆至,蒙毅笑说道:“陛下还真是看得起我,竟派出帝国三员大将,小子着实惭愧啊。”
  “蒙毅,你公然劫刑场,已然触犯大秦律法,陛下派我等前来,捉你归案,跟我们走吧。”章邯说道。
  蒙毅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走到了他们面前,道:“各位将军,走吧!”
  见蒙毅非但没有反抗,反而老老实实的上前,让众人摸不着头脑,难道此子脑疾又犯了?
  思来无果,章邯挥了挥手,便是将蒙毅五花大绑,押上囚车,带走回宫。
  ……
  ------
  ------
  咸阳宫。
  蒙毅跪在大殿之上,面对满朝文武,以及愤怒的始皇帝,他没有惊慌,反而异常的淡定。
  朝堂上,气氛诡谲静谧,昔日议政的大殿上,无一人上前言语,众臣皆是知道,皇帝正在气头上,此刻说话,无疑是触及他的霉头,若言语有误,可就是人头落地啊。
  始皇帝见蒙毅之后,怒气更是强上几许,他厉声道:“蒙毅,你好大的胆子,私劫刑场,就不怕朕诛你满门?”
  面对帝王的怒火,蒙毅从容淡定,在他劫刑场的那一刻,便已是料定了现在的结果。
  蒙毅说道:“若陛下想杀小子,只怕小子有一万颗脑袋也不能杀的,更何况还能跪在这儿听您的训斥。”
  此话倒也不假,如若嬴政真杀他,也不会让章邯等人将其抓来了。若真相杀蒙毅,只怕当场便被斩杀,又何来此呢?!
  “蒙毅,你以为朕不敢杀你吗?”
  “当然不是,陛下乃九五之尊,而小子亦不过是草芥之蚁,您想要杀我,不过是弹指一瞬。”
  “既是如此,你为何还要劫刑场?”
  他知道,蒙毅和长公主之间互相爱慕,但没有想到的是,蒙毅竟然会为了紫苏劫刑场,此时此刻,长公主就如同毒瘤一般,被人抛弃,哪还有人肯救她?
  这也是嬴政没有立即杀蒙毅的原因,毕竟,作为父亲,看到了一位真心待自己女儿的人,又何尝不感动呢?
  说至此,蒙毅却又话要说,道:“若小子不劫刑场,长公主早已被火烧死,此刻早已是焦黑如炭的尸体,这个结果,亦非陛下所想要看到的吧?”
  杀死长公主,当然非始皇本意,哪个父亲会希望自己的儿女死呢?但是……
  “公主得了天花,就算朕不杀她,她也无活下来的可能。”
  “哪有怎样?活不活是公主的造化,救不救乃小子的本分;纵然是被五马分尸,小子也绝不后悔救了公主。”
  此等大逆不道的话,嬴政本应怒而杀之,但从此可见蒙毅的真心,若非他真心爱自己的女儿,又怎会在大殿上说出这种话呢?
  自从长公主得了天花之后,朝中不少人要立刻杀了她,对紫苏更是敬而远之。他的这番话,让嬴政心中为之一暖。
  “那可是天花,你不怕死。”
  “怕!”
  蒙毅毫不犹豫的说出口,道出了他最真实的心声。
  正如他所说,没有人不怕死。
  “怕死还要救人?”始皇帝不解地问。
  “小子怕死,但更怕失去挚爱之人。就算是死,小子也认了。”蒙毅毫不避讳他对嬴紫苏的爱意。
  之前,始皇帝便下令二人不准相见,除非蒙毅答应他的两个条件,本意是为了检验蒙毅对紫苏的真心,怎奈天花爆发?倒是把这小子的真心试出来了。
  所有人害怕长公主将天花传染给自己,却唯独蒙毅不怕,这一切的一切,早已说明了一切。
  “蒙毅,朕知你心中真意,但诏令就是诏令,无论你出于什么理由,触犯诏令,便是违背律法,不可轻饶。”
  “小子自知罪责难逃,甘愿受罚,但还请陛下放过长公主,小子愿一命换一命。”
  “你以为这么说,朕就会饶恕你们吗?”
  蒙毅当然乞求得到皇帝的宽恕,但他有着自己的计策,道:敢问陛下,颁布诏令,缘由为何?
  “当然是防止天花扩散祸害城中百姓,你问此作甚?”
  却见蒙毅哼声一笑,缓缓地说道:“如果我说,我可以解天花病呢?”
  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