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贲回到府上,看到王离痛不欲生的样子,他终于爆发了:“可恶!可恶!可恶!”
  “蒙家人,从今往后,我们王家与你们不死不休!”
  王家和蒙家之前,仅是口角之争,从今以后,可就真的是你死我活。
  这时候,府上的管家来报:“将军,有贵客到了。”
  “不知道本将军烦着呢,所有登门客一概不见。”
  “那人说有着对付蒙家的方法。”
  嗯?!
  王贲眼前一亮,对管家说道:“人在哪里?快些请进来。”
  此时此刻,王贲心中被仇恨所充斥,他只想要给儿子报仇,在他看来,蒙毅是没有胆量对自己儿子下手的,其背后必然有人指使。
  而他首先想到的便是蒙恬。
  王贲与蒙恬不合,于朝堂之上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如今,蒙毅做出绝人子孙的事情,必然是授意于蒙恬。
  “蒙恬,我要你不得好死!!”
  ……
  ------
  ------
  朝堂之上,始皇帝突然发问,倒是把蒙毅给难住了,自古天灾流民皆不胜枚举,历朝历代都无法独善其身。
  纵然有智明君亦难有万全之法彻底消除灾民。
  蒙毅沉思良久,他缓缓地说道:“陛下,自古天灾人祸,无可避免,而今灾民涌入咸阳城内,无非是谋得一口饭吃,想要短时间内解决,唯有驱逐之。”
  灾民来到咸阳,无非是咸阳作为帝国的都城,好来此求得一条生路,仅此而已,这些道理,嬴政又如何不懂呢?
  然而,若以武力驱逐,与那暴君又有何疑?!尽管在六国遗民眼中,始皇帝算是彻头彻尾的暴君,饶是如此,嬴政依旧不会做出背离人心之事。
  而蒙毅自从穿越至秦朝,从一开始,也是认为嬴政是杀人如麻的暴君,可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并非史书记载那般,反而他给人一种开明豁达的感觉。
  纵观华夏数千年历史,敢问哪朝哪代的开国皇帝没有杀过功臣?悉数算来,仅有秦始皇嬴政未杀过任何一位功臣。
  “不可,虽灾民之中多为六国遗民,然则,朕即一统,便是大秦子民,此法是断然不可行的。”
  “陛下圣明,驱逐可解一时之难,却不可解一世之难;若要彻底的根治灾民,在小子看来,确有一策,但施行略难。”
  “无妨,说来听听。”
  嬴政眼前一亮,方听蒙毅也是束手无策,本不抱有希望,然则他话锋陡转,给了他一丝渺茫的希望,有计策,总比没有的好,难有什么,说出来大家一起想。
  不知何时,始皇帝于无形之中,对蒙毅产生了慢性依赖,但凡遇到群臣无法解决的问题,他首先想到的便是蒙毅。
  当初,要不是扶苏力荐蒙毅,说不定嬴政都不会发现帝国之中还隐藏着这么一位天才少年郎。
  “古语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故要根除灾民之策,便是让他们懂的自给自足,如此才可生存下去。”蒙毅说道。
  他的想法,倒也是稀奇。
  他们所议之事,皆是如何赈济灾民,却从没有这个方向思考过。
  此计策如同当年的鲧,恰逢发生水灾祸患,而鲧想到的仅是围堵,殊不知顺通才是长久之计。
  赈济灾民,可解决一时,但不能长久的解决。且赈济的钱粮数目绝对不小,而今方统一天下,国库早已是空虚,哪有闲钱养灾民?
  能够施舍些粗粮米粥,便已然不易。
  那么问题又来了,到底该如何自给自足?‘生存’这个问题,即便是哲学家,也是不能彻底的搞明白生存和毁灭的真正关系。
  瞧出了始皇帝的困惑,蒙毅又说道:“有良策却无施展拳脚之用,数万灾民,不可能全部安置到不同的岗位上面,这便是方才所言的难点所在。”
  咸阳城中的岗位,总共就那么多,将全部人都安置妥当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
  就在众人不解之时,忽听殿外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
  “北方军报!”
  从北方边陲传来的战报,通讯兵连夜骑行八百里,耗时两天两夜,将战报传至咸阳后,便是累倒在了地上。
  随后,始皇帝亲阅战报详情。
  待其看完之后,嬴政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将战报丢在地上,愤怒地说道:“混蛋,朕早晚有一天,要亲率大军,扫平漠北,除尽这群匈奴人。”
  于日前,驻守于漠北的老秦人,遭遇了一场罕见的暴雪,飞雪连天,皑皑白雾。
  而驻扎的老秦人并没有准备过冬的衣服,原以为寒冬已过,迎来了早春,不会有此恶劣天气,想不到一场倒春寒所带来的暴雪,顿时让十万老秦人陷入了绝境。
  更没有想到的是,趁着暴雪天气,那群北疆之狼突然杀入秦营,借助寒冷的天气,打的秦军溃不成军。
  在慌忙的抵抗之中,秦军溃败,损失惨重。
  倒不是说老秦人战力不足,而是这场暴风雪,使得温度骤降,而匈奴人早已适应了这种天气,而老秦人则常年生活在关内,一时间难以适应,这才给了匈奴的可趁之机。
  不然的话,双方之间,到底孰强孰弱,还未可知呢。毕竟,老秦人可是凭借强悍的战力,扫平六国,开创大一统的局面。
  待群众皆是搞清楚状况之后,蒙毅则是眼睛直溜溜的打转。
  朝堂上下,所有人都陷入了战败的沉重气氛当中,忽地,蒙毅猛地大笑起来,无不引来了其他人的瞩目而观。
  “蒙毅,秦军战败,你就这么高兴吗?”
  “非也,非也,小子并非耻笑秦军战败,而是想到了一个计策,既能解决灾民之患,亦能解决克服漠北的寒冷天气。”
  蒙毅的这句话,让全场瞬间沸腾起来。
  抛却灾民不说,想要克服漠北阴晴不定的天气?这无疑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蒙毅,此话可是当真?漠北的冷,乃是天注定,岂是人力可能抗衡的?”
  什么天注定?身为新时代唯物主义小青年,蒙毅可从来不信邪,漠北之所以冷,是因为纬度高的原因,加之北方没有高山阻拦,容易受到来自北方西伯利亚寒流的侵扰,故才如此。
  当然了,这些古人是听不懂的,蒙毅也懒得解释。
  “请陛下放心,小子自有办法。”蒙毅自信笃定地说道。
  可越是听他这么说,众人越是不能理解,不仅可以解决灾民的生存问题,还可以解决克服漠北的寒冷?除非是神仙,不然的话,他们根本做不到。
  见蒙毅打哑谜,引得始皇帝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道:“你小子别卖关子,快说!到底什么计策?”
  皇帝逼问,蒙毅也敢隐瞒,说道:“小子的计策就是:石灰石。”
  “石灰石能做什么?”
  始皇帝并不陌生,早在百年前,石灰石便被用作建筑材料。
  “陛下莫急,且听我慢慢说来。”
  在地理上记载,于咸阳城北的山上,有着一座石灰石矿产,绵延长达75公里,其石灰石的矿质极佳,且厚度大,而且开采容易。
  但凡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石灰石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经过煅烧之后,会形成氧化钙,而氧化钙遇水形成氢氧化钙,而产生化学反应的过程之中,会释放大量的热量。
  其中,常见的暖宝宝和便携式小火锅就是利用这个原理。
  若是能够制成暖宝宝,便可以让秦军的将士贴在身上,即便是寒冷的冬天,亦可不畏惧严寒。
  蒙毅所想到的计策,便是让灾民部分入山挖石灰石,部分进行石灰石提炼,再部分的人进行制作暖宝宝。
  如此一来,可谓是一举两得的计策。
  当蒙毅简单的解释过后,包括嬴政在内的所有人表示一脸的懵逼,根本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什么碳酸钙、氧化钙,表示不懂。
  尽管嬴政没有听懂,但他觉得蒙毅的此计策可行,毕竟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计策。
  于是,始皇帝当即下令道:“蒙毅,此计策既是你所想出,那便由你来执行,限期完成暖宝宝的制作。”
  “喏!”
  ……
  近来一段时间,从外界流入蒙府账本上的金钱,源源不断,依靠着吃专利费,那些盐行们整天往府上送钱。
  可如今,大朝会如约完成任务,而钱也已经赚的够多了,可消失的pad并没有出现,也就是说钱还不够多,看来只有想其他办法挣钱,没想到这第一个任务就这么难。
  蒙毅从皇城走出来,急匆匆地往府上赶。
  当他走到巷弄之中,突然一道黑影闪过,蒙毅只觉得一股力量,将自己摁在墙上,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花香。
  待蒙毅回神来,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壁咚?!
  “公……公主,怎么是你啊?”
  “你怎么知道我?”
  蒙毅狂汗,道:“我的公主大人,你这女扮男装的水平也太差了,真以为换了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啦。”
  “无聊。”
  蒙毅懒得多说,问道:“不知公主找我,所为何事啊?”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当然不是,难道公主不会是想我了吧?”
  “你……你胡说……什么,本公主,才……才不会想你呢。”
  只见嬴紫苏面色唰地变得通红,说话吱吱呜呜。
  “既然不想,那我可走了。”
  “等……等一下。”
  “有事就说,我可是很忙的,分分钟上百万的生意,耽误了你可赔不起。”
  却见蒙毅没个正经,嬴紫苏嘟嘴气哼,要不是为了好姐妹,她才不会找他呢,道:“本宫有件事要找你帮忙?”
  “什么事?”
  “问那么多干嘛,跟我走就是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