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三竿,蒙毅起了个大早,他推开门窗,站在门前伸个拦腰,然后便是坐起了广播体操。
  “公子,您是作甚?”
  青儿端着热水,欲伺候公子洗漱,却见公子已然起早,不觉诧异,平常这个时辰,他都会光着屁股裸睡,于古代可是一件很不得体的事情。
  今儿,竟是起早,听他嘴里面念叨着什么伸展运动、扩胸运动、体转运动之类的话,令人费解。
  蒙毅见青儿走来,为了表现出自己纨绔败家子的形象,色眯眯地盯着青儿说:“青儿,本公子见你臀部愈发臃肿,莫不是被打了,来来来,让本公子检查检查,是哪个不开眼的奴才竟敢欺负我家青儿?”
  说着,便是身处咸猪手想要摸青儿的屁股,有了上一次的教训,青儿灵巧的闪避,躲开了公子,脸色俏红地说:“公子讨厌,又开青儿的玩笑,不理你啦。”
  通红着小脸将热水放了下来,被公子调戏,青儿却不觉生气,她知道,公子看似是没个正经,实则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好青儿,乖青儿,你就让本公子摸一下呗,保证就摸一下。”蒙毅恬不知耻地说。
  “公子又不正经,小心青儿告诉蒙恬将军。”
  提及“蒙恬”二字,蒙毅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都说长兄如父,他们的父亲战死沙场,可以说,蒙毅是蒙恬一把拉扯大的,可算是半个父亲。
  也因如此,天不怕地不怕的蒙毅,最怕的就是蒙恬。
  “那我不摸一下,摸两下,这样就不算不正经了,你也不用告诉大哥了。”蒙毅不要脸地说,这种话,也只有他这种败家子才能说出来。
  郝建躲在角落,偷偷看到公子调戏青儿,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公子真的病好了。
  “郝建,给老子滚出来。”
  突然,蒙毅指着躲在角落的暗叫,破口便是大骂。
  被公子呵斥,郝建非但不怒,反而发挥着他“好贱”的本性,竟然真的用‘滚’的方式滚了出来。
  郝建贱兮兮地说:“公子有何吩咐?”
  “前些日子,本公子让你做的东西呢?可否做好了?”蒙毅问道。
  “回公子,已经做好了,就在后院搁着呢。”
  郝建说道,也不知公子哪里的稀奇古怪的想法,竟然做了两个车轮,中间用铁链子连接起来,好像说是自行车?
  “狗东西,那还不快些取来,待会上街就骑它了。”蒙毅说道。
  于是,郝建便是一溜烟儿的消失不见,很快便是将此物推了过来。
  这时,蒙毅背着手,大摇大摆走上前去,欲骑上离开,却被郝建阻止,谄媚道:“哎呦,公子万万使不得,您病情刚有好转,万一摔伤了怎么办?”
  “摔伤?不可能的,我可是我们当地有名的骑手。滚开,本公子要出门,别拦着我。”
  为了能够完成支线赚钱的任务,蒙毅想到的办法便是运用现代知识挣钱,于是,制造了一辆自行车,可结果不尽如人意。自行车的制造周期长,而且费时费力,想要量产挣钱,有些难度,于是,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不过,当个玩具自己玩倒是不错。
  被蒙毅呵斥,郝建退至一旁,却见公子骑上自行车,都以为他会摔个大跟头,结果却是……
  那叫‘自行车’的东西,竟然活了,在公子双角瞪骑着,两轱辘转动起来,快速的飞驰着,其速度堪比骏马。
  对于古人,哪里知道两个轱辘能站立不倒,已然可不思议,骑行飞进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众人骇然惊讶,无不瞪大了眼珠子,说不出话来。
  蒙毅骑着自行车来到街上,郝建也是紧随了上去,而蒙毅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显摆什么,而是要寻找赚钱商机。
  “公子慢点骑,小心别摔着。”
  一路上,郝建追在蒙毅身后,像狗一样喘息,没想到公子做的玩具,跑的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便是跑出了十几米远。
  而蒙毅骑的自行车,在咸阳城的街头可是引起了不少的轰动,从没有见过两个轱辘还能前后一起跑,且人坐在上面摔不到,简直太神奇了。
  一溜烟儿的功夫,便是消失不见,就跟飞似的,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从大街南边骑到了北边,差点没把郝建的腿跑断了。
  “公子,这自行车也太快了吧,比马还快。”郝建说道。
  “也不看是谁的发明,服了吧?”
  郝建竖起大拇指,佩服的五体投地。
  最后,主仆二人满头大汗来到一处茶水亭,天气燥热,在路边喝了两碗茶水,郝建饮水如牛,狂饮好几碗。
  而蒙毅则是轻啄了几口,嘴里面吧唧道:“这古代的水就是好喝,甘甜回味,没有污染,爽!!”
  郝建没听懂公子说什么,估计是脑疾未曾好利索,又在胡说八道呢,懒得管,已经习惯了。
  “喂,你都喝了三碗了,给我留一碗。”
  总共要了五碗茶水,郝建这厮一个人喝了四碗,比牲口喝的还多。
  主仆二人喝饱了之后,蒙毅背着手,头仰天,摆出纨绔子弟走路的模样,大摇大摆的在街上走着,而郝建则是推着自行车跟在后面。
  走在街上,蒙毅背着手,昂首阔步,面露喜色,心情美丽极了,经过逛街后,他还真的发现了赚钱的商机,如果不出意外,那可是暴利啊。
  正当他憧憬未来的时候,忽听远处传来吵闹的声音。
  正眼望去,却见一群人围在哪里,蒙毅说道:“呦,有热闹,瞧瞧去。”
  来到熙攘的人群之中,看到几个贵族打扮的年轻人,正在欺负一位弱女子,其中两个便是咸阳城有名的纨绔,名叫王离和李由。
  前者,乃是秦国大将军王翦之孙,后者,则是李斯之子。
  此二人,皆为咸阳城有名的纨绔,当然了,比蒙毅这种败家子稍微强上那么一丢丢,至少他们不卖自家的良田。
  “公子放过我的孙女吧,她还年幼,你们不能抢走她。”老妇人跪在地上,抓着他的一条腿,苦苦哀求。
  “拿开你的脏手!本公子刚买的新衣服,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说罢,老妇人被一脚踢开,当场昏死过去。
  “婆婆!”
  那女子上前看望老人,却被这二人拽着,动弹不得。
  “小娘子,你去哪儿?”
  此二人当众调戏良家妇女,无一人解围,没办法,谁让人家背景强硬呢。
  “你们两个畜生,快放开我,放开我。”!”
  “多水灵的小娘子,本公子那舍得放开你,只要你从了本公子,保你下辈子吃香的喝辣,来,给爷笑一个,哈哈~~”
  王离轻挑她的下巴,故意地调戏说道。
  “呸!”
  那灰衣女子性子烈,往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
  王离的脸瞬间寒下来,怒道:“臭婊子,本公子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怒了我,信不信扒光你的衣服游街示众?”
  灰衣女子被吓的脸色煞白,不敢吱声,她只想乞讨些银两给死去的亲人下葬,却没想到遇上了两个纨绔子弟。
  亲眼目睹了纨绔子弟调戏美女的画面,蒙毅都不敢相信,这些电视剧里面才有的情节,真的发生了,他心说道:“奶奶的,在他们面前,老子简直就是三好青年。”
  看看人家败家子都在干什么,再看看自己,照这个方向发展下去,老子咸阳第一败家子的位置早晚拱手让人。
  想至此,蒙毅心中破口咒骂:“抢老子的败家子称号,今天非得给你们点教训瞧瞧。”
  不过,怎么能保持败家子形象,还能救人呢?!
  这时,蒙毅灵机一动,心说:“有了。”
  他往后跑去,后面郝建懒洋洋的推着车子漫步悠悠,蒙毅从他手上抢了过来,骑上自行车便朝着人群冲了前去,一边骑一边喊:“闪开,闪开,闪开!!”
  听到有人大声喊叫,不少看见蒙毅骑车飞奔而来,吓的忙退却至两旁,让出一条道路来。
  王离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躲闪,突然,一道黑影闪过。
  当!!
  蒙毅骑车撞在了王离的身上,直接是车毁人亡,不过,亡的不是蒙毅,而是王离,那货直接飞出了一丈远。
  王离从地上踉跄爬起来,见撞自己的人是蒙毅,登时暴怒大骂:“蒙毅,你他娘的找……”
  不等他说完,蒙毅突然怒道:“我的自行车!王离,你个王八蛋,毁我宝贝,本公子跟你没完!!”
  王离懵了,什么自行车?
  可就在这时,蒙毅想也不想,从地上拎着半块砖头就冲了过来。
  砰!
  一转头拍下去,直接将王离的脑袋开了瓢,鲜血横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